黑川雅之:用40年打造真正的美

黑川雅之,工业造型界“教父级”的人物,是全球的设计大师之一。自然空灵的和谐思想,都成为人们珍藏的对象。

年已70岁的黑川像是从小津安二郎的黑白片走出来的日本老人,祥和得没有距离感,灰色的衣服,花白的头发,满脸总爱扬起探询顽皮的笑。一下午,黑川就着塑料一次性杯子喝水,面前摆了一堆,有吴晨荣写的《思想的设计》,自己随身携带的照相机腕上的手表——这些都是他用来增强讲解的通俗性。年近70岁的黑川还是孩子气的,他喜欢年轻人,在日本好几所艺术大学里担任硕士生导师。还喜欢美食和美女,在上海设计同行面前,口没遮拦地说自己结过三次婚,热爱美女。他的话招来大家一阵阵的大笑,老人的可爱一如他的设计,直想让人拥抱。

记者:从产品设计到建筑设计,您涉及的面很广。您的产品设计很细腻、柔美,但建筑设计却很硬。

黑川:(立刻笑着翻起手头的书来)我在设计时倒没有特别的区分,其实我做小产品真的很用心,因为小产品的亲和力是非常重要的,我希望设计出来后,大家很想占有它,摸着它,感觉柔和,这种感觉是发自内心的。 放大讲,做城市规划,我希望不仅仅是在空中看起来很酷很美,而是具有让人可以拥抱每一样建筑的亲和力。现在的城市建筑很可悲,都像巨人一样,具有不可超越的强势,人在建筑面前显得很渺小,这违背了艺术家想拥有城市的理念。

记者:日本一些著名设计师的作品有着强烈的民族特质,包括您的作品也是如此,这一点很值得中国设计师借鉴。中国的设计还处在起步阶段,黑川先生认为中国设计师应该向那个方向努力?

黑川雅之:日本在工业设计最初阶段,也有向西方学习的过程。学习阶段是非常重要的,接下来中国设计也必须要经历这么一个过程。通过学习来唤醒、挖掘隐藏在东方身体内沉睡的部分,最终实现东西方的不同理念的嫁接,形成自己的体系。嫁接要经历一个理解、消化、吸收的痛苦过程,但这很重要。

中国的年轻设计师要对自己的东方理念充满自信,东西方的理念虽然不同,但是平起平坐的。

记者:设计和艺术的分工不同、领域不同,而设计的目的一般是商业比重比较多。一个设计师如何处理艺术性和商业性的比重,在艺术、哲学领域如何和商业实现嫁接?

黑川:作为设计师来讲,这是最难回答的问题。对我来讲,艺术等于设计。比如,画是艺术,但它也是根据产品的好坏、知名度、品牌出售。那么艺术也可能等同于商品。在文艺复兴时代,时代分工这么细这么明确,艺术家一个人又是画又是用颜料,那叫艺术家行为。当时设计的原点就是艺术。而现在是人为地分成很多工种。

记者:设计往往牵涉到客户的利益,当客户和设计的艺术价值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怎样处理?

黑川:如果我喜欢一个女孩,就要表达,但表达方式是很重要的。

设计师往往不理解客户不欣赏自己的设计,其实可以通过自己的铺垫,让客户先喜欢上自己。

与其推销自己有自信的产品,还不如站在客户的立场上,为客户制造一种需要、一种生活方式。到了最后别人自然就会注目你,你的作品,别人就会跟着做,就会引导潮流。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不断的对话,不断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记者:吴晨荣先生关于黑川先生的书《思想的设计》中有一句话,我印象很深:外面的阳光透过树叶打进来,打在树阴下的窗子上,阳光斑斑驳驳的感觉。我对这种建筑细节的东西很有感触,焕发了东方人性中美的东西,讲的很通俗。

黑川:我是凭直觉做设计的,我不想讲深奥的哲学,也不想把设计讲成深奥的文化,我想用最通俗的东西展现出来。

光、影不仅是建筑细节,也是人?性格折射。每个人有光?影,有光的一面,那就是笑,也有表达烦恼的一面,那就是影。做人的学问和我们做产品一样,都需要光和影,有光肯定会有影。

记者:您对中国设计有什么建议吗?

黑川:(摘下手上的表)这是我设计的一个表,当时考虑了很多,首先要设计得非常美,同时要让大家买得起。如果大家买不起,就不可能成为工业产品,所以在选择材料时,既要完美又要让大家买的起,我做了很多调整。一个设计师不仅要有设计思想,还要有商业头脑,也就是产业要和文化自然结合,这里面有非常微妙的关系。

记者:在作品背后的您是怎样的?在工作之外、生活中的您是怎样的状态?

黑川:好多人认为工作就是工作,玩就是玩。我就不同,我的工作和玩是一回事。好多人见我周末在电脑前,以为我那么大年纪还卖力工作,其实我是在玩。我不会把工作和玩分开的。

生活中,我和任何人的交往都是非常真诚的。从来没有因为工作关系和别人一起吃饭,我不喜欢那样。在我的朋友中,有相当比例是异性朋友。

记者:您在成名前的日子是如何过来的?

黑川:到目前为止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成名,都是别人写的。在事业成功前,我很穷,经常拉开抽屉只有100日元,当时的100日元连碗面都吃不起。我不知道我的个人生活是否和贫穷有关,我结过三次婚。我有热的一面,但其实能和一个女人分手的人蛮冷酷的,同时我还在不断地追求自己的最爱。看来,任何人都有光和影的两面。

爱是多方面的,一个人如果没有真正发自内心的爱,不能舍弃一切追求一样东西的话,那么他对于艺术可能不会这么强烈。我和分手的前妻还是很好的朋友,分手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厌倦了,而是有了更喜欢的。

记者:您从事设计38年,支持你这38年的动力是什么?

黑川:是父亲把我引上设计这条路的,我的父亲也是位有名的建筑师,黑川纪章是我的哥哥,我的弟弟也是一位建筑家。但支持我到现在还保持对设计有燃烧点的动力,是对美女的爱与被爱的交织,女性让他总能迸发新的灵感。

记者:你从事设计是受到父亲、家庭耳濡目染的影响还是发自内心,自我选择设计?

黑川:在父亲和哥哥让我从事设计前,我先喜欢上设计了。可能是天生的,我从小就喜欢做动手,特别是画画,当然我最终是很喜欢女性。

记者:您现在自己也为人父了,在您和父亲之间,您和儿子之间,两种父子关系会有什么不同?您是一个顽皮的儿子、严厉的父亲吗?

黑川:尽管我的父亲也是位建筑家,但他对我一直是批判态度。父亲是一个很传统的家长,我要进早稻田大学读书,父亲反对;我结婚离婚,父亲反对;我毕业后进事务所,父亲也反对。父亲一直是否定我的。可能是因为父亲太爱我了,爱得一旦过头,就会让我对父亲产生抵触感。直到在父亲去世前,我发现父亲终于回到了孩子的原点,那是多么可爱的父亲呀,我到所有的责怪种种等都还给了父亲。

作为父亲来讲,管教我是一种爱的方式。在父亲去世后,我才感到这是真正的父爱。正因为如此,我和自己的孩子就象朋友关系。

记者:黑川先生一生中最好的时光是哪段?

黑川雅之说,现在可能就是我一生中最光彩的时候,但是一个人的积累很重要,我的idea非常多,多到可怕的地步,对自己永远不会满足,永远保持感动、寻找、探索。所以,明天我当然可能还会出现更好的时候。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头彩发饰

99% 的人关注此项目

非凡饰品

99% 的人关注此项目

比邻客纪念册

98% 的人关注此项目

嘻哈e族

95% 的人关注此项目

TOP.1 头彩发饰 1301 TOP.2 非凡饰品 918 TOP.3 比邻客纪念册 916 TOP.4 嘻哈e族 908 TOP.5 炫彩十字绣 905 TOP.6 玩时尚 883 TOP.7 塞福德 865 TOP.8 玉桥 864 TOP.9 超级女声 861 TOP.10 aela饰品国际 860
伊尔萨洗衣加盟帕罗斯加盟乐礼轩加盟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开放性注册平台,以上所有展示信息均由会员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均由发布会员负责。连锁网对此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友情提醒:为规避投资风险,建议您在加盟前务必多咨询、多考察,降低投资风险。

投诉电话:010-69005529 转 800

投诉邮箱:tousu@liansuo.com

扫码有惊喜
关于我们
企业介绍 意见反馈 人才招聘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创业服务
百度直达号 连锁地图 视频录制 人物专访
在线帮助
创业梦想导师:    
中国连锁网—加盟指导 中国连锁网—加盟指导 中国连锁网—加盟指导
中国连锁网—加盟指导 中国连锁网—加盟指导 中国连锁网—加盟指导
中国连锁网—加盟指导 中国连锁网—加盟指导 中国连锁网—加盟指导
咨询热线
客服热线: 400-091-1181 广告热线: 188 1115 3969